【韓麗珠專欄︰越界的誡】水母

專欄 | by  韓麗珠 | 2018-07-02

anemone-corals-sea-anemone-42258


後來,你成了一隻水母,或,我到了最後才發現,原來你是水母。

那時候,急不及待闖進你的影子乘涼,宛如投進黑暗之海,在可以想像的種種令人無法承受的後果之中,我從沒想過,即使肉身離開了一個人,影子還是會互相牽絆,在一切結束之後,影子成了一隻水母,黏附在皮膚最幼嫩脆弱的部分,再也無法輕易拔下來。

當我想到自己已不再年輕,會在危險前不自覺地卻步,並驚懼著各種可能的結果,對此,我感到一種安心──我終於老得可以,心安理得地待在自己的洞穴裡,再也不必擔憂因為辜負青春而經歷太少,我終於被傷害過,也無可避免地傷害了別人,狠狠地。

當危險又臨到我跟前,在我條件反射般地生出恐懼之前,我的心已迅速地決定再次放手一搏,那時我非常慌亂,驚訝於自己竟然無法在之前的經驗裡學會謹慎地保護自己,我已經快要四十歲了,已經沒有許多時間可以再犯錯。但,我也畢竟只有不足四十歲而已,還不夠時間生出足夠的智慧,使自己免於痛苦。我早已知道,生命無非是苦。

你不會知道,為了戒掉你帶毒的影子,我耗費了多少時間和心力,同時戒掉屬於我自己的,或已經過去了的我們的陰暗的部分。

最初,是否定。這樣的剝離其實並不難過,而且值得高興,沒有任何人應該忍受,被一隻水母一輩子緊吸自己的皮膚,在因為撕裂而皮開肉綻的一剎那,我覺得鬆了一口氣,但,確實是失去了一塊肉,牽動了血管和神經,鮮血直冒。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的腦袋裡充斥著的,是親密的相反,是憎恨,是自我價值的喪失,是對整個世界失去信任,是對生命感到全然的無望無光,是無法按捺的詛咒,直至,大量的頭髮紛紛從頭皮脫落。

一名醫師說:「禿髮的位置,像貓懊惱地抓掉自己的毛。」

另一名醫師說:「是壓力的徵兆。」

我希望坦承,卻裝作不解地告訴他:「我沒有壓力。」我知道,壓力來自恨意。

已經過去多年的事情,被時間壓縮成不連貫的片段,像一輛巨大的貨車,車上有冒失的司機,一天多次反覆輾過我的腦袋。在某個層面,我也寧願這樣被輾過,畢竟空白帶來的虛無,有時比傷疤更可怕。

世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沒有答案,於是,我開始跑步,帶著許多無解的問題,不顧一切地向前狂奔。

三個月後,新生的頭髮從禿了的頭皮再長出來,填滿了尷尬的空白,不過,跟以前的有一點點不同,我也不再是原初的自己。不過,老朽和殘缺,也是真實的一部分,而且非常令人安心。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韓麗珠

寫小說,學習平靜,學習如貓般寫作。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子彈不在這裡,埋在我的胸口

詩歌 | by 呂永佳、淮遠、熒惑 | 2019-10-02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