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金牛座】斗牛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19-05-11

我想我可以跟你共握一犁

翻一趟筆直的深溝

在農田夜觀斗牛之宿

也可以往一個乾燥的高原旅行

讓冷風在我鼻前敲起門環

叩出新鮮的疼痛

我只能一輩子相信清水和青草

也只能在嗅出你成為庖丁的前夕

連夜隨刀鋒奔進秋夜喝酒

不被淚勒住

不在衢道旁邊嘶鳴

我只能隨時撞死任何一個遇見的人

然後嘗試不同的坐姿、聽琴

在秋夜想象不曾存在的春夏

用四個胃重新反芻四季

再等待一個遊牧民族的經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臨終之前,汪曾祺終於有了自己的書房

歷史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