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滌生:粵劇傳奇才子,竟是形象百變的時裝迷?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1-16

粵劇編劇家唐滌生一生創作 400 多齣粵劇作品,《洛神》、《帝女花》、《紫釵記》、《再世紅梅記》等經典劇目皆出自唐滌生之手,更與「任白」等粵劇名家合作無間,打造了香港粵劇的獨特風格,為粵劇發展打下穩固基礎,堪稱傳奇。可惜,他以 42 歲之齡英年早逝,那天剛好是《再世紅梅記》的首演。


唐滌生在藝術傳統裡勇於創新,衣著造型上,他其實也是個時髦的人,養眼度不遜於台上的小生花旦。秉承有圖有真相的規矩,我們特意搜來不同造型的唐滌生生活照片。唐滌生時裝展覽,有請!


西裝又得,中國服裝亦得,得咗!




(圖片來源:楊智深《唐滌生的文字世界.仙鳳鳴卷》)


唐滌生的妻子鄭孟霞(也是上海京劇名伶)曾經在紀念唐滌生逝世 50 周年的港台節目《唐滌生的藝術》中提到,唐除了編寫劇本之外,還喜歡畫油畫、攝影和釣魚,亦很著重衣著。


唐滌生的生活照片裡,完全可以看到他的衣著的確非常講究,而且全身充滿著時裝的韻味。從現在的目光來看,仍然不落俗套。照片中,他經常留有現在稱為「all back」的短髮型,這個髮型絕對不是一個懶於穿搭的人可以駕馭的,除了每天都要把它往後梳理之外,還得保持一定的長度,尤其不能讓兩側的頭髮過長。


唐滌生穿上西裝,把煙斗(注意,是煙斗!)放在唇邊,桌上還放有咖啡杯的模樣,稱得上為「官仔骨骨」,用現在的講法就是「chok」,不經意流露出來卻顯得刻意。看著他的照片,幾乎忘記了他生活於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人,而且還是一個粵劇編劇家。



(圖片來源:楊智深《唐滌生的文字世界.仙鳳鳴卷》)


如果你以為唐滌生只是一個穿西裝的「摩登男子」,你就大錯特錯了!


當然,唐滌生卸下領呔和西裝外套,換上便服的樣子也屬於出眾的一類。除了髮型外,第一個重點是臉,露出額頭、整齊的橫眉(令人好奇他是否有修剪)、突出的鼻,這些都是為了凸出輪廓,不至掩沒;第二個重點是配搭,淺色恤衫、深色西褲、橫間外套,還有稍稍顯露的皮帶扣,無論從多遠的距離,都能一眼辨認出來。


這還不夠,唐滌生的生活照中,竟還有一套「闊袍大袖」的中國服裝,實在太犯規了!(人來!快準備氧氣罩,讀者要窒息了!)一樣的髮型,一樣的輪廓,穿在唐滌生身上,卻沒有踰越的不適感,跟他的臉亦非常契合。這或許應該歸功於唐先生的骨架,明顯地,他的寬闊身形適合大部分的衣裝。



(圖片來源:盧瑋鑾、張敏慧編《梨園生輝 任劍輝、唐滌生——記憶與珍藏》;盧瑋鑾編《姹紫嫣紅開遍——良辰美景仙鳳鳴》)


除了髮型、臉和配搭,最後一個重點,當然是氣質。甚麼叫「氣質」?「沉醉於工作的男人最迷人」,就是氣質。照片中,唐滌生正在跟「任白」討論劇本,仍然是整齊的髮型、配搭適宜的服裝,他沒有看鏡頭,你感覺到他的專注。另一張則是唐滌生正跟「仙鳳鳴」劇團講劇本的照片,而他竟把臉迎向鏡頭,還報以微笑。不知攝影師是否刻意捕捉了這個畫面,或許他也被吸引了。


誰可以飾演唐滌生?


唐滌生在 1959 年仙遊後,他創作的粵劇劇本仍然廣受歡迎,至今仍有本地劇團演出。逝世至今接近 60 年,卻鮮有人為唐的傳奇一生改編成作品。少數提及唐滌生的改編作品,也許只有香港編劇家杜國威撰寫的舞台劇《南海十三郎》,後來也改編成同名電影。


南海十三郎也是著名的粵劇編劇家,曾為紅伶薜覺先的「覺先聲」劇團撰寫劇目。「南海十三郎是唐滌生的師傅」這一說法雖然有所經傳,但一直未能完全肯定。舞台劇與電影《南海十三郎》則把這段「師徒關係」呈現在觀眾眼前,藉此回顧兩位粵劇傳奇的「因緣」。



(電影《南海十三郎》劇照)


舞台劇與電影版本的《南海十三郎》中,唐滌生一角皆是由香港演員潘燦良飾演(舞台劇首演題由李偉英飾演,重演改為潘燦良)。唐滌生在戲中首次出現,是二十歲時為南海十三郎抄曲,並希望拜十三郎為師的劇情。後來,又在香港重遇變得潦倒的十三郎。


戲劇中,潘燦良保留了幾乎是唐滌生個人標誌的「all back」短髮,以及穿西裝的習慣,「官仔骨骨」的形象算是保留了下來。有趣的是,在戲劇的呈現中,唐滌生用「一剛一柔」來形容他跟南海十三郎的關係——唐是柔,十三郎是剛。這或許也跟唐滌生本人的氣質相若。而當唐滌生成名後,於香港重遇精神不好的十三郎時,他仍願意「尊師重道」,感恩十三郎的教導,為「師傅」心痛;柔情至此,難怪可以寫出如此動人的粵劇劇目。

只是,戲劇歸戲劇,兩人的關係還有待考證——近年學者朱少璋就在著手這方面的工作。


***


參考書目:

楊智深《唐滌生的文字世界.仙鳳鳴卷》

9789620412257


盧瑋鑾、張敏慧編《梨園生輝 任劍輝、唐滌生——記憶與珍藏》

9789620430633


盧瑋鑾編《姹紫嫣紅開遍——良辰美景仙鳳鳴》

742_1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惡法降臨】五二七詩輯:寬廣的死將迎接你,寬廣的夜將落下

詩歌 | by 淮遠、洪慧、黃潤宇、火星 | 2020-05-30

讀笛卡爾《沉思錄》小感

書評 | by 劉子萱 |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