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炎培逝世】蔡炎培的時代面影

其他 | by  鄭政恆 | 2021-09-09

八月二十日,飲江和我到藍田探望蔡爺(蔡炎培),之前看到蔡爺消瘦的照片,本來有點擔心。見面時,蔡爺精神還好,大家談了半個下午,期間還有慈善機構職員協助蔡爺做一些伸展運動。

想不到那天,是我們與蔡爺最後一次見面,如今回想,算是把握了一次不可再的機會。

我的書桌旁有一個白色布袋,蔡爺出版的著作《小詩三卷》(1978)、《變種的紅豆》(1984)、《蔡炎培情史》(1986)、《結髪集》(1987,與朱珺合著)、《藍田日暖》(1992)、《中國時間》(1996)、《十項全能》(2004)、《真假詩鈔》(2006)、《上下卷(2006,與朱珺合著)、《水調歌頭》(2009)、《代寫情書》(2010)、《小說•隨筆•詩》(2011)、《離鳩譜》(2011)、《無語錄》(2012)、《從零到零》(2013)、《雅歌可能漏掉的一章》(2014)、《明報歲月》(2015)、《偶有佳作》(2017)。我大部份都有,整整齊齊放在布袋裡。還記得八月二十日,蔡爺對飲江和我說,最後一本詩集整理好了,稿件已交給出版社,又對我說,你的文章附錄在書中。

蔡炎培早年的詩,我選了一些收入拙編的《五○年代香港詩選》和《香港文學大系1950-1969:新詩卷二》,而早在1969年,蔡炎培的詩已入選「創世紀鐵三角」洛夫、張默、瘂弦合編的《七十年代詩選》。

六十年代初,蔡炎培在台中中興大學讀書,至1965年畢業。蔡炎培人在台灣,恰恰踫上了六十年代《創世紀》與台灣現代詩的鼎盛時期,而蔡炎培跟瘂弦尤其熟稔,因此,蔡炎培的作品不單刊於《創世紀》,而詩作〈亞當之頭――送無邪〉和〈扶夢〉也收於《七十年代詩選》。《七十年代詩選》有以下一段評介:

蔡炎培是僑居香港的青年知識份子。在離亂中成長的一代,總不能在自己嘔心瀝血的創作中,抹殺時代的面影;蔡炎培的詩中有他所感悟的時代面影,即使不十分透明,但我們仍能看出,仍能嚐受那悲感。


他的詩,情感豐富極了,每一句,每一段,他把熾熱的情感鋪陳得多麼勻貼!那是一個現代中國青年,在飽受離亂之苦後所展示的心意,啊!那顆心是多麼渴望一種和平與安定!


在詩的文字上,他使用的是我們常見的語言,平白,流暢,富有音樂性,而又不失嚴謹。另一方面,他喜歡用現代生活的投影,將之入詩……


這段評介是較早的一篇文字,概括了蔡炎培的詩歌風格。我估計,這段話是瘂弦寫的,作者點出了時代的面影一項,這是相當重要的一項。從蔡炎培的詩作可以引證這一點:〈老K〉有香港現代社會的在地審視,〈歸來〉寫暴政,〈弔文〉寫革命,〈事件〉涉及香港資本主義的本質,〈七星燈〉寫文化大革命。整本《中國時間》就是時代的面影,蔡炎培許為代表之作,用《清明上河圖》的方法寫出來。

從時代的面影這個角度看,蔡炎培的作品往往關涉香港的重要事件,短篇小說〈鎖鑰〉以六七暴動為故事背景,詩作〈九七明信片〉可顧名思義,到了分水嶺上的2019年,蔡炎培刊於《方圓》第三期的組詩〈八九不離十〉,在在可見詩人對時局的關切。

詩人去了,我選讀蔡炎培晚年的佳作〈離鳩譜.大河源〉,以詩敬悼蔡爺:


我想我認得這個老地方

從生至滅,跟着其他的榮枯

六月頭一天,河水泛濫

海狸忙於搬家。獵人

忙於釣魚,射殺野鴨

河底的鱷龜也不愁魚食

我的老母親,百年畫上句號

河灘上的古霧群,一直尋找

未來的西風。是的,八月了

紅翅黑鳥蓋覆密不見雲的天空

山茱萸,櫸木林,你的倒影

十月,麋鹿換上金黃的鞋襪

滿山滿谷滿目大小不一的紅楓

大地一再要命的脆的薄的輕

苔原天鵝南下了,冬日裏

我常念想塘鵝747那樣的客機

雪溶後的大河源,早春來了

白頭鷹展翅,高枝上有兩隻雛嬰……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鄭政恆

著有《字與光︰文學改編電影談》、詩集《記憶前書》、《記憶後書》及《記憶之中》。2013年獲得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藝術評論)。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詩三首:陳偉亷 X 鄭點 X 驚雷

詩歌 | by 陳偉亷、鄭點、驚雷 | 2021-10-09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