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四首:宋子江 X 陳洋 X 跂之 X 嚴瀚欽

詩歌 | by  宋子江、陳洋、跂之、嚴瀚欽 | 2020-06-18

【在柏林的東普魯士餐廳】

——致Mary、Ben、Mo、Yuen

宋子江


我們去過亮著霓虹燈巴黎酒吧

懷舊電影海報下的白酒香檳

並沒有更香艷。離開嘈雜的外語

回到暗街思念鄉音。去看地下城

在露天茶座喝薄荷葉薑茶壓驚

殘破教堂穹頂從天空的陰霾

陽刻出記憶。不知我們的家

怎樣了?後來在本雅明廣場

故意尋找一間東普魯士餐廳

家庭作坊熱情驅趕異地寒意

家長作派侍應推介傳統菜式

教我們品嚐特色佳餚的規矩

像他們一樣吃掉過去的豬手

喝下一碗困頓無華的紅菜頭湯

就可以理解曾被吞噬的國家?

暗黃牆壁上掛著舊廣場海報

不具名印象派油畫和家庭照片

我們舉杯賀一面牆倒下三十年

耳中盡是相框玻璃破碎的聲音

家消失以後,紅菜頭湯的味道

會改變嗎?嘈雜的外語和銀器

把我們從昏沉的燈光中喚醒

僅剩的紅酒又折射出血腥的記憶

另一面不安的牆在心頭隆隆升起

我們默默埋首吃著自由世界的酸菜

據說明天有人在焚書的廣場上讀詩



〈驚蟄〉

◎陳洋


在這冰冷的池底

他才感覺到皮膚

有汗逐滴往外滲


深夜點煙時,光輕輕掠過眼皮,

烙出一張臉


而只有在這冰冷的池底,他才終於感覺到

自己的汗逐滴逐滴由皮膚裡滲出來


他就是故意引人懷疑,

在最後才承認其清白,

還要說自己是被迫的。


有早上,有中午,有晚上。


在一句翻譯詩裡,他會猜測哪些字是詩人本來的韻腳。


詩是具體,詩是真相,

詩不是對(  )的拙劣模仿,

而是向你展示(  )的實在,


而你是我的亞洲,

歷史在你身上倒向弱的那一邊,

蚊與蛾撞在身上燈上,

烈火灼燒每一吋土地,

而你這反動的小騷逼。


他在讓他們自己去死,

安靜地去死。

安靜地去死。

他騎在我們身上讓我們自己去死。


在這冰冷的池底,

他才感覺到皮膚,

有汗逐滴往外滲。


在早上,在中午,有晚上。

在這樣一刻,

人們都待在家裡,

春雷孤注一擲自天庭傾瀉,

而沒有任何先兆。



隱喻

跂之


不是缺氧(我沒說我缺氧),只是呼吸

(是呼吸只是)有點困難

我深潛進同樣的空氣,是同樣的空氣

同樣的空氣只是變得(有點)

嚴密的稀薄,日子變了

深潛,像採珠人古老的傳統

不帶氧氣潛進

生活裡,自由潛水(即不帶氧氣)首先需要克服的

是恐懼,對於缺氧

痛楚和漆黑

多於仰賴空氣生存的實際需要,昏迷前

我知我尚有(說少不少的)時間

克服恐懼需要鍛鍊

包括不同深度所產生的恐懼

也要鍛鍊身體的機能

學習呼吸的方法,把肺量三倍的空氣

壓縮進肺內,此時每個肺氣泡的末端

都充撐成守宮肥厚的趾

固定

在牆上直至止息,時間

再無關涉

便可以

下水。頭部向下

水裡並無此路不通(正如你仍可

乘搭巴士上班,孩子仍可上學)它只是

要你服從它的(龐大的體)你要自由潛水

你便要學會在生活中深潛(深潛進

你的生活裡)下潛需要學習

把空氣從鼻腔中徐徐呼出,讓身體失去浮力

這是下降的代價

我的訓練是眼看氣泡不斷流走(與我逆走

的那些)而不動聲息,如止水

我要以我的頻率掩藏

逐漸頻繁的紀念,像以隱喻

騙過大洋中

每個與我產生接觸的水份子,直至

肺部進入塌陷狀態的時候,要克服的是(確實)

失去的恐懼,四周早已是

一片漆黑,這時

我遇見了上帝,以一條皇帶魚的形狀

出現,我要克服

渴望被拯救的恐懼我問

如果人必須懺悔,有甚麼不可以懺悔

(牠)說是的,連未來尚未發生的錯誤

或不是錯誤都可以懺悔


四周都是毫不講理的群

在黑暗中,隱晦都是多餘的

像隱晦也被揭發的時候,你才發現

喻詞都變成了猶大

像我

你要克服被揭發的恐懼

像一個隱喻被流徙(或像我

主動潛進)至更深的地方,當我感到

極度的寒冷,我的肺已被壓扁成

一張紙的形狀,和諧必然是

消耗其中一方而來,我由內而外都

極度痛楚,但克服的方法

不是遺忘,也不是訴說

是接受同時以我所有的

即我僅有的

骨架,抵抗這種渾厚的壓力

當隱喻都變成了槍聲(般響亮)

我已不必被代言,倘能

拒絕昏迷,當你捱過了這一關

身體會漸漸回暖

海床將近。但到了這刻

我仍未決定

是否把上次深潛

所掩埋在海床下的東西

挖出,上次把它掩埋

在海床後,我只得

一段回程的安穩,上水後

我便開始恐懼,那東西會否

掩埋得不夠深,或偶然

被露出表土,我是否需要

在掩埋之餘,再改良它

(隱喻的方式)容我解說上升

克服回到海面前幾米的誘惑,解除痛苦

是最大的考驗,潛水伕病

並不是一種病

切勿急於離水,正如切勿

在空氣中承認是次潛水一無所獲

但你能坦承是的

如你所想

我處身哪裡,哪裡便充滿恐懼


14-6-2020



〈詩八首其一〉

◎嚴瀚欽


你必須寄居於時間的背面

蜷縮,呼吸,長出老式的陰影

陽光匱乏已久

難以量度的白天你負責死去

啞默,吞下一座島嶼的進化論

像上個世紀已被折斷的筆

夜晚則製造一些雨水,像墨

打濕每個行人的腳印

每一步都濺起一個黑國度

黑水於是匆忙

淹沒蒼涼的海岸線

為失色的城重新填寫歲月

就像把睡前數漏的羊群重新趕入夢裡

而你至少還有一席之地

看破城市的羅曼史

告訴我們死亡並不遙遠


2020.3.27凌晨




延伸閱讀

詩三首:宋子江 X 洪慧 X 律銘

詩歌 | by 宋子江、洪慧、律銘 | 2020-08-22

六四詩輯(二):他們會繼續向你緩慢滴落滾熱的油

詩歌 | by 淮遠、池荒懸、沐淋、蘇朗欣 | 2020-06-04

六四詩輯(一):那個我們還沒有死好的死

詩歌 | by 廖偉棠、洪慧、火星 | 2020-06-02

【惡法降臨】五二七詩輯:寬廣的死將迎接你,寬廣的夜將落下

詩歌 | by 淮遠、洪慧、黃潤宇、火星 | 2020-05-30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