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有人喜歡黃】有人喜歡黃

小說 | by  黃嘉俊 | 2020-03-26

  「阿黃」,是我在大學迎新日自我介紹的名字。穿着黃色組服,戴上黃色組物,組員們笑說我跟組色很合襯。這種合襯,或是從內到外的。他們問我是否喜歡黃,我沒有否認。黃是我的姓,黃是我的命。


  黃,就像我的影子,我永遠撇不開它。小時候,學寫字時先學的不是一二三,而是自己名字。「黃」就是我第一個學會的字,從此每當我書寫名字時,也得先寫上「黃」。幼稚園時,我的校服是黃色的。小學時,我的運動服是黃色的。中學時,我的學社是黃色的,甚至整間學校也被黃色包圍。從幼稚園到中學,也是由媽媽替我選擇學校的。零三年,我們搬遷到油塘。爾後,我每天就在充滿黃色的油塘站乘車上學。那些日子裡,我深信她喜歡黃。她跟我說,她除了姓氏,根本沒有愛過我父親,我更肯定她是酷愛黃色的。我沒過問她為何喜愛黃,只覺得既然她喜歡黃,那黃應是美好的。


  中四那年,我跟幾位同學組團競選學社內閣,內閣名為「黃」。一來,黃是我社的代表色,更是學校外牆的顏色,望以共同顏色凝聚人群。二來,取「皇」之同音,寓意我社在各比賽中成為皇者,當然也包括這次競選。三來,古時皇帝皆穿黃袍,黃含有一種尊貴的氣質。還有,黃色象徵陽光、日出,照亮大地,充滿希望。當時,我們沒有想到尚有「惶」、「蝗」等同音字,也沒想到黃色可象徵即將進入黑暗的黃昏。我在競選辯論表現差劣,我在台上徬徨不安,緊張至全身顛震,說不出話來。我瞥一眼台下同學,發現他們在笑我的不濟,我可謂是被笑得臉黃。最終,也輸掉了競選。我心想著的黃,卻變了另一種黃。然後,我才明暸黃並不一定美好。


  偶然間,我翻看許多她從前的照片。從那些塵封多年,早已泛黃的照片中,我發現她從不穿黃衣物。後來,她將一盆栽種多時的洋紫荊捨棄,我問及原因,她說它枯黃了。回想起小時候,每當我的衣服出現黃漬,她便會馬上將之棄置。在搬進油塘初期,她因廳中的黃燈而不斷訴苦,說黃光讓她很不舒服。我經常在家中播放我喜歡的唱片,雖然她對我聽的音樂不感興趣,但至少不會反感,然而有一次除外。我在唱片機播着名為野佬的樂隊唱片,她就從廚房走到大廳要求我停下音樂。理由並非歌曲不動聽,而是她認為歌詞很黃。「為何自己有妻子有伴侶 仍揮不去壞念頭」、「坐實氣墊船 尋最神秘的氣喘 來騷擾這個後花園」,的確,歌曲內容有點黃。奇怪的是,此前她偶爾碰見我在遊覽黃色網站或看黃色影片,她也當作不見。  


  巴西世界盃那年,街上不少人也穿起各球隊的球衣,當中不少為巴西的黃色球衣。她對足球沒甚麼興趣,只是在球賽直播時,說了一句巴西球衣很醜。賽事進入四強階段,我偷偷地穿上巴西球衣到酒吧看球賽。沒料到,巴西竟然慘敗德國七比一。自此之後,我便不敢穿球衣看球賽,那件球衣也被塵封,她似乎至今也不知我有一件巴西球衣。雖然巴西的黃色球衣不是人人也喜歡,但在世界盃結束後不久,香港卻開始越來越多人喜歡黃。從街上的欄杆到人們的背包或衣服上,也會繫上黃絲帶。甚至,許多人在臉書上也換上黃絲帶頭像。隨後,在街上陸續出現各種黃色物品。每次外出,遇上那些繫上黃絲帶的人,便彷如遇上朋友們會心微笑。如同足球比賽中被對手包圍時,發現相同球衣的隊友就在旁邊,頓時放心起來。許多年後,每次認識新朋友,我也會翻閱對方的社交媒體,看看當年有沒有貼上黃絲帶頭像。這現象讓她相當反感,一旦路過綁上黃絲帶的欄杆時,便會將絲帶剪掉。她說很討厭那些心口繫上黃絲帶的人。每當我回到家,我只好馬上將黃絲帶除下,不讓她發現。這片黃潮在聖誕前就漸漸退去,無論是人們身上的,還是街上的黃色物品也開始消失。於是,我也只好將我的黃絲帶深藏。


  數年後,出現了顏色的爭議。跟當年不同,人們不再將顏色在衣物上展示,而是將行為、言論歸納為不同顏色,除了黃,還有藍、紅、綠等。起初,大家會判斷一個人屬於甚麼顏色。除了人有顏色,連各行各業各品牌也被歸納為不同顏色。人們紛紛到被標為黃色的商店消費,口誅筆伐其他色彩的人和店。後來,黃色的一群會互相比較各自的深淺,甚至會質疑黃的真偽。猶記得有一年文憑試中文口試題目為討論哪個地方最能代表香港,網上流傳一段趣聞——有一組考生在迪士尼、旺角和黃大仙之間討論着。當中,選了黃大仙的考生只有一人,他解釋華人為炎黃子孫,許多人都姓黃,故能代表香港的大多數。然後,其他人為求達成共識,且覺得他言之有理,紛紛同意他的說話。有人說突然想起自己也姓黃,亦有人說黃大仙也姓黃。在眾人將近達成共識之際,一位一直不作聲的考生突然表態質疑黃大仙為地方,不應有姓氏。說罷,討論隨即結束。事實上,黃大仙其實真的姓黃。


  顏色的爭論在家中未曾出現過,只是她常常邊看電視邊罵那些全黑的黃,認為他們害得香港人心惶惶。一次,我們共膳時,她看着電視的畫面,說從來沒喜歡過香港,只是當年她覺得只要嫁給香港人,在名字加上丈夫的姓氏,便能來香港定居。她並不喜歡黃,只想透過黃而得到好處。或許,在她眼中,那些人之所以選擇黃,是因為這顏色如黃金般蘊藏昂貴價值。她沒想過,其實有人單純的喜歡黃。她也沒察覺到,同一屋簷下,有人喜歡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千日千夜》:永恆無盡的眾生相

影評 | by 李嘉瀚 | 2020-04-03

「董粉」之言

散文 | by 朱少璋 | 2020-04-02

日子的肉身:讀韓麗珠《黑日》

書評 | by 賴展堂 | 2020-03-30

【虛詞.有人喜歡黃】黃毛

小說 | by 徐軼南 | 2020-03-27

網上教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3-26

消失的風景:石牆樹的生與死

其他 | by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 | 2020-03-27

【虛詞.有人喜歡黃】有人喜歡黃

小說 | by 黃嘉俊 | 2020-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