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城中鳥事 筆下雀陸——訪趙曉彤《翔:雀陸香港》

文藝follow me | by  陳子雲 | 2021-08-13



一見到雀鳥聚集,普羅市民難免聯想起禽流感,下一步便投訴政府加強清潔。但是雀鳥本身姓甚名誰,有甚麼特徵,很多人每天聽見鳥鳴,卻一無所知。作家趙曉彤繼紀錄文藝工作者的《織》、遊歷本地十八區的《步》後,今年出版《翔:雀陸香港》,筆下寫盡香港鬧市雀鳥。


訪問當日,她專程帶來自己平時觀鳥用的相機,以及名叫「普通翠鳥」的小鳥公仔。她一說起雀鳥便說得起勁,「普通翠鳥一點都不普通,不知為何一開始牠會被這樣命名,牠真的好美麗⋯⋯」隨即在記者面前以公仔為例,展示普通翠鳥的外表特徵。·



城中鳥事


根據漁護署紀錄,香港錄得逾530種雀鳥,當中20種經常出沒市區。《翔:雀陸香港》透過作者的個人筆觸出發,寫下她與各種市區常見的雀鳥相遇的場面,包括描寫其外貌特徵、叫聲,讀來拉近人鳥之間的距離,用另一種角度觀察社區。


趙曉彤曾任記者,數年前寫了一篇關於香港雀鳥生態的報道後,開始喜歡觀鳥。「其實無論你喜歡雀鳥、蝴蝶、花或者樹,其實都是一個令你和大自然接觸的方式。這是我們住在城市生活的真相,那就是我們身邊有很多動物和我們共處。好像我家樓下有一群雀,只要細心觀察,不難發現牠們聯群結隊行動,有一隻鳥是首領。每逢樓下的公眾花圃種了新花,牠們就一定飛過去搗蛋,啄來啄去,很像淘氣鬼。」


觀鳥常用的道具有望遠鏡、相機,用來記下觀察到的雀鳥特徵,相機用了幾年,壞了兩次,都不捨得換新的。「寫了幾年,我沒特別覺得自己的知識已經足夠,或者就跟學習畫畫和文學一樣,當你鑽研得愈久,便發現自己所掌握的遠遠未夠。」



筆下雀陸


從2018年起,趙曉彤在《明報》連載「城中鳥」專欄,每期專欄她要介紹一種香港雀鳥,,每篇約1500字。久而久之,那些專欄成為了《翔:雀陸香港》的出版緣起。問到她有沒有觀鳥寫文的獨特方法,她說並沒有太大特別,只是「我不想寫太過資料訊性的文章,但是我會盡力核對我寫的是真實無誤的東西,不會寫出誤導別人的資料,那就足夠了。」


資料核對以外,她笑言自己和另一位朋友都是「雀鳥外貌協會」成員,觀鳥之餘品評牠們美醜。然而她說觀鳥守則最好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有好些「龍友」為了拍到雀鳥某些動作,會騷擾牠們生活。


「平時我走在街上,或者有時回到中文大學,總會見到美麗的雀鳥或駐留,或飛翔。那麼美麗的雀鳥就在我們生活環境周圍,每日都在,以前我在中大讀書時不會留意到牠們。直到我觀鳥之後,就發現那種樂趣是,周圍沒有人留意到牠,只有我留意到。」她說。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子雲

陳子雲。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曾任職網媒《獨立媒體》、《香港01》。現自由身寫作,管理Facebook專頁「InsKino」。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詩三首:陳偉亷 X 鄭點 X 驚雷

詩歌 | by 陳偉亷、鄭點、驚雷 | 2021-10-09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