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在水中央】詩兩首:〈蘇州河依然悲傷 〉、〈靜安寺網球場宣言〉

詩歌 | by  郝偉凡 | 2022-12-15

蘇州河依然悲傷


蘇州河依然悲傷。

為一切發生的,又將再發生。

我們都要在白色的黏稠裏排隊,

領取一條「排除他殺」的繩索。


在那裡——一個由方塊組成的地方,

正如此刻我寫下的漢字——上下五千年

歷史悠久,他們擅於困住肉身

易如將詞語的軀體限制在方形。


蘇州河依然流淌。

城市把拂曉推遲,將雞鳴一再延後,

將我們的每一次餞行拖長。

在那裡,閻魔羅是我們的王。


城市的大火蔓延,燃燒了多久?

燒焦的詞語淌出濃黑的血水。

孩子的哭聲淹沒了奈何橋。

閻魔羅莫不就是你,也成了這裡的王?

在那裡,也在這裡——

生吞脆弱,活剝卑微

舉杯互敬某種愚蠢和最後的虛妄

痛飲必要和非必要的死亡。

每個時辰都是我們的忌日。

有人站在寒冷的橋上點起一支蠟燭,

帶著不死的漢語那燃燒的淚。

蘇州河繼續向前奔湧。




靜安寺網球場宣言


公共場合,請注意不要聚集

做夢

做夢中夢

做清醒夢

做春秋大夢


風雨欲來的冬夜

我拉著你的手

在街上夢遊

散一個長長的步

失業青年 上海阿姨 修路工人

小赤佬 學生 酒鬼

和陌生人聊天 緊緊相擁


美琪大戲院 街頭 即興表演藝術家

嘔吐

白紙 跌落 網球場宣言

一傳十 十傳一千 二十年 五十年 一百年

勇敢有了回聲

人潮洶湧

午夜 狗闖進了夢裏

把我們分隔開

刺眼 步履蹣跚

帶著流血的傷口

從夢中醒來

沈默湧出


白玫瑰

我們的愛情

一首附加的詩

奧菲莉亞

最後一個夢裏

你會醒來嗎

新現實主義裏

我們全都可以回家了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