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FOR "緬甸"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在無能為力的世界,用盡全力去奮鬥

時評 | by 翁婉瑩 | 2021-06-16

對緬甸有深入了解的翁婉瑩,自今年2月便開始不斷發表評論文章,紀錄整個政變經過。儘管軍政府以斷網試圖切斷抗議的串連,關閉新聞媒體,追捕記者嚇阻資訊的傳遞,但無聲抗爭如今正在緬甸民間奔流。她認為,相較於泰國與香港兩地民眾,面對鐵板一塊,難以撼動的極權統治,其實緬甸人民更有推翻軍政府的勝算。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據說是被我們啟發

詩歌 | by 鄧小樺 | 2021-06-11

長期以來,居於安逸的香港人是以旅遊的角度去認識其它地方,但自從緬甸發生政變以來,香港人對緬甸的關懷,或都出於目下所見我城的種種傷感,而社會運動將兩地人民緊扣在一起,如鄧小樺〈據說是被我們啟發〉一詩,「從頭盔、生理鹽水,到訴求的數量」,同一片土地下,是彼此傳承,彼此學習。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致一名受刑的緬甸抗爭者

詩歌 | by 廖偉棠 | 2021-06-11

緬甸爆發政變,引起全國民眾上街示威及軍方血腥鎮壓。身處香港的我們,不免有著物傷其類之感,今期《無形》就以「致死難與抗爭,緬甸」為題,其中詩人廖偉棠寫下〈致一名受刑的緬甸抗爭者〉一詩,悼念犧牲的鮮血。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東盟領導人會議之後,緬甸的未來

時評 | by 馮嘉誠  | 2021-06-11

緬甸自2月發生政變,暴力鎮壓持續,而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十國的政府首腦,早前在雅加達召開特別領導人會議,就緬甸危機達成五點共識,希望能夠為該國亂況帶來「破局」的曙光。但是,緬甸社會一直都是多元和多面向的,不同族群之間的恩怨情仇素來難以調解,無論是有軍隊撐腰的登盛政府,還是昂山素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都嘗試推動民族和解,但緬族、若開族、羅興亞人之間的矛盾心結仍未化解。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前置詞:怎麼說,緬甸,我們

其他 | by 鄧小樺 | 2021-06-01

自從二月緬甸軍政府發動政變以來,香港人對緬甸的關懷,不免些許出於物傷其類——而又難以承受於其血腥,與世界束手的靜默。今期《無形》以「致死難與抗爭,緬甸」為題,希望引入我們與世界連結的其它維度,這是六月,飛霜的季節,我們都知道未能盡說的苦、不曾申明的冤、被壓抑的意志與犧牲的鮮血。願我們都不囿於淺窄之地,通過關懷他人而超昇。

看見緬甸:紀錄片的力量

影評 | by Mike Kwan @ 映畫札記 | 2021-05-11

緬甸軍方近月發動政變,引起全國各地民眾上街示威及軍方持續至今的血腥鎮壓。身處香港的我們自緬甸政變以來,靠當地抗爭民眾上傳到互聯網的片段及圖片,得以緊貼當地形勢。百老匯電影中心亦舉辦特備節目《看見緬甸》,為香港觀眾放映五部關於緬甸的電影。如Mike Kwan所言,紀錄片是對抗遺忘的重要力量,代受到壓迫的人民發聲、暴露野心家的大言不慚,更令世人看見緬甸。

緬甸詩人抗爭遇害 生前獄中書簡:「倘若流氓無法管治,要政府來做甚麼?」 香港詩人寫詩紀念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3-11

緬甸的公民抗命行動持續進行,當地軍警的鎮壓亦愈趨強硬。在蒙育瓦被槍擊身亡的詩人作家祈宅榮,生前曾因撰寫批判政府的詩作,以及參與學生運動而被捕,言肇生將其獄中詩作翻譯成中文,本地詩人淮遠、熒惑、廖偉棠亦寫詩悼念。

【查映嵐專欄:火宅之人】Road to Mandalay

專欄 | by 查映嵐 | 2021-02-23

蒲甘是蠻橫的誘惑,而曼德勒,緬甸最後一座王都,卻是一個謎。最初因為舊都城蒲甘的召喚,查映嵐跟Y說好要到緬甸玩。只是,此刻的曼德勒已儼然是戰區,通往曼德勒與緬甸之路,重開無期。

【字遊行︰緬甸】以守塔者之名

字遊行 | by 文海林 | 2019-05-17

第二天清晨,天未光我嘗試抵著冷風騎機車去爬佛塔。因為2016年大地震後佛塔群嚴重受損,政府勒令把通往塔頂梯子前的塔門鎖上,現在可以爬的塔便愈來愈少,進出的門前都有鏽跡斑駁的鐵閘。那個清晨找到的,是一些遊人已經爬上卻無名的塔,他們大多都有嚮導伴著前來爬塔。

【字遊行︰緬甸】在曼德勒遇上緬甸華僑

字遊行 | by 文海林 | 2019-04-06

在曼德勒的街上,要碰到華人並不困難。曼德勒的華僑沒像仰光的經歷過大規模排華事件,或許正是如此,感覺他們較不怕炫富,外貌上也較易分辨出來。也有一些華人,到中年或退休以後才由中國內地或台灣到緬甸來,經營各類型的生意……

【字遊行.緬甸】被褫奪歲月的緬甸人

字遊行 | by 文海林 | 2019-03-08

緬甸,予人的印象是,翡翠柚木黃金毒品,被挖掘的挖掘開採的開採。「要來的人來,要走的人都走了。」「都是流轉的投機者。」幾年前到仰光定居至今、投資科技產業的港人跟我說,緬甸近年的經濟沒有變好,甚至開始轉差,正如在曼德勒開民宿的華僑大哥談到現時情況:「這幾年昂山的政黨上台後有好了嗎?牽著政府走的可是三個巨頭啊,要誰聽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