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劑上的「洗滌文學」?不如聽聽讀者看法

報導 | by  黃柏熹 | 2018-06-30

洗滌文學-01


帶書入廁所看你可能試過,如果廁所旁邊的清潔劑附帶文學作品,你又會不會細看 ? 會是令廁所裡的人看得「浪奔浪流」,還是頭腦閉塞、便秘頻頻?


近日,商務印書館­在網上發佈會獨家發售SWIPE的「作家限定版」廚房及廁所清潔劑,以「洗滌文學」為主題,邀請「十大香港作家」分別為清潔劑的包裝寫下十段文字,當中包括林日曦、王貽興、藍橘子、向西村上春樹等人。


令人好奇的是,廣大讀者會如何看待「作家限定版」清潔劑?本網記者特意在書店門外「捕捉」剛從書店出來的讀者們,訪問他們有關作家限定版清潔劑的想法。

甚麼「洗滌文學」?

訪問之先,記者分別走過兩間書店,發現新推出的清潔劑明顯放在當眼處,有的在文具等雜項處,有的甚至在入口附近,由此可見書店推銷產品的決心。清潔劑分為清潔廚房和清潔浴室兩類,包裝上有作家們的作品及頭像,而且又金又銀,宣傳物一式一樣寫著「洗滌文學」、「香港十大作家」。


商務為清潔劑宣傳的文案這樣寫道︰「清潔廚房和浴室是獨特的時段,讓我們面對生活上的故事和感悟……希望用家能享受思考,體驗清潔及閱讀結合帶來的樂趣。」 雖說是「洗滌文學」 ,這次的作品裡有一部分都是宣傳文案的樣式,譬如向西村上春樹的作品裡寫著「純真的感情沒法強求,整潔的廁所只需威寶」。當然還有像彭浩翔的《Clean Start》那樣的微小說︰


擦乾眼淚,把鬚後水、領呔,丟進垃圾袋,洗淨轇轕舊情斑漬。即使警察在浴室搜證、盯著她眼睛,也再沒有找到一絲痕跡。


行銷策略「無乜用」

然而,不少網民對清潔劑品牌的行銷策略反應負面,例如有人諷刺宣傳物誤把價錢標在「十大香港作家」旁邊,意思是「香港十大作家現售29.9」,令人難堪。有人質疑這十大作家到底有多知名可稱為「十大」,甚至質疑作品如何算得上是文學。


網上評論火熱,惟記者在書店現場訪問十餘人,大部分剛從書店出來的受訪讀者都說,沒在書店注意到這款作家限定版清潔劑。有人形容把清潔劑和作家的文字放在一起的行銷策略「無乜用」,因為清潔的時候根本不會看裡面的文字,感覺有點多餘。


正就讀中學的陳同學則說,第一眼看不出原來是清潔劑,還笑言自己不會看產品上的文字︰「因為(清潔劑)通常都係阿媽先會用。」與陳同學一起的潘同學則提到,清潔劑上作家大部分都是為年輕讀者所認識,例如她認識的網絡作家有心無默︰「我哋就會識啲,阿媽可能就未必會識,未必會睇。」


清潔劑品牌所邀請的十位作家,大部分都屬於年輕讀者認識的,例如《100毛》的林日曦,又例如網絡作家藍橘子、向西村上春樹、有心無默等人。其實,清潔劑品牌找來這班作家的意思,是希望年輕讀者可以從此幫忙做家務?還是希望本來做清潔的「阿媽」都可以認識這班網絡作家?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文學與產品合作,所為何事?

有份參與合作的導演彭浩翔在其Facebook專頁提到,外國常有品牌會邀請作家在其產品上創作故事,惜華文市場卻不常見,他與清潔劑品牌的合作算是一種。


想來,文學與產品合作也有好的例子,記者本人就想到為人熟知的鐵達時手錶(Solvil et Titus)電視廣告:天長地久、雜物小姐、TIME IS LOVE……諸種小故事不只具有文學性和可看性,且能扣連產品的特質,才使觀眾印象深刻。這種合作可稱得上為成功。


至於這次清潔劑品牌推銷的「洗滌文學」又是否稱得上成功?或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畢竟是把文學放諸於清潔用品上,是形象的問題,讀者們才會覺得行銷策略「無乜用」,甚至認為有辱文學。想想,為甚麼幾乎所有合作的作家都是男性?會否因為一個女性作家的名字和頭像若被人放在清潔劑上,多少有點有失品味的感覺?這當然是假設的。想說的是,文學與產品合作不是不能,問題是怎樣合作。


至於成不成功,相信讀者早已有答案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4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