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特別鳴謝劉以鬯」

報導 | by  洪昊賢 | 2018-07-11

「特別鳴謝  劉以鬯」——《花樣年華》和《2046》片尾率先出現的七個紅底白字,不足以說明王家衛對劉以鬯的尊敬。儘管《酒徒》和《對倒》早已是經典作品,但的確還有不少人因為王家衛的電影重新認識這位舉足輕重的大作家,王家衛亦曾言:「讓世人重新認識,知道香港曾經有劉以鬯這樣的作家,是最讓我開心的事。」

王家衛 花樣年華的圖片搜尋結果

《花樣年華》、《2046》不只是「小說改編」

王家衛最初想改編的是《酒徒》,直接找上了劉以鬯,劉以鬯又給了他《對倒》。王家衛對《對倒》更有興趣,於是就先有了《花樣年華》。「對倒」譯自法文「Tete-Beche」,本來是一個郵學用詞,指因為印刷失誤導致一正一反但相連的珍貴郵票。1972年劉以鬯在倫敦的拍賣會上投得一張「慈壽九分銀對倒舊票」,並從中受到啟發,發展出《對倒》的小說情節:主角淳于白與亞杏只交會過一次,彼此的生活卻互相觀照。男女主角各自發展,雙線並行的結構啟發了王家衛創作《花樣年華》,因此有了「周慕雲」和「蘇麗珍」這樣的經典角色。


《2046》裡的「所有記憶都是潮濕的。」;《花樣年華》中的「那個時代已過去。 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分別來自《酒徒》和《對倒》。從兩本書中所選取的字幕在電影中,明顯地佔了非常重要的位置,王家衛說,「劉以鬯的文字充滿了意象,閱讀他的文字其實就有一長串影像浮現出來,充滿了想像力。」對他而言,劉以鬯的啟發並不單單只是故事的敘述方法或劇情改編:還有對城市空間的描述、六十年代作家生活細節。劉以鬯的意識流敘事手法對王家衛的鏡頭美學或多或少都有影響。作家潘國靈指「《酒徒》説不上是《2046》的改編原著,但肯定是它的靈感繆思,要知道,對一個創作者來説間接的啟發(inspiration),往往比直接的改編(adaptation)彌足珍貴。」仔細觀察的話,亦會發現電影中的細節與原著都有不少巧妙的相似之處。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得到,抓不著。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如果他能衝破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他會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對倒》

王家衛 2046的圖片搜尋結果


劉以鬯:不明白為什麼要鳴謝我

既是作家又是報館記者的周慕雲,在梁朝偉的憂鬱演繹下,一度令不少人傾倒並且對作家產生幻想。王家衛說周慕雲這個角色就是《酒徒》中的主角以劉以鬯為原型,周慕雲後來到新加坡工作的經驗更是與劉以鬯的生平重疊。不過,事實上劉以鬯卻認為《花樣年華》中的周慕雲在報館和寫稿時的形像與他相去甚遠,他坦言寫稿和在報館工作的實際情形其實並沒有電影所述的那樣浪漫。


電影與現實的情況儘管有所差異,不過,王家衛拍攝《花樣年華》和《2046》的其中一個初衷亦是想向六十年代的這些作家致敬,在《自由副刊》的訪問中他提到「作家們每天都要大量地寫作,為了生活,沒有什麼崇高、偉大的理想與口號,黃色、武俠類型都寫,每天在良知與稻粱間拔河,那都是謀生的無奈,但是也有人堅持除了謀生寫雜文之外,也要寫些能對自己交代的作品,劉以鬯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花樣年華》聲名大噪前,劉以鬯早已是名家。不過,因為王家衛的緣故,又被更多人所認識到,其中更有不少外國人。2003年《對倒》更被法國出版社Philippe Picquier翻譯成法文。而法文版《對倒》封面就是「周慕雲」與「蘇麗珍」的經典「對望」。

10419649-0e6a719f76912448

2000年,劉以鬯到電影院觀看完《花樣年華》的試映後,並不明白電影為什麼要「特別鳴謝他」,後來他才慢慢知道自己是如何「啟發」王家衛的。儘管《花樣年華》和《2046》都並非直接改編,但這何嘗不是經典電影與經典文學作品的一次精彩「對倒」?終年99歲的劉以鬯先生,無論人生還是小說,都充滿電影感——王家衛的電影固然好看,但這位大師的作品更不容錯過。


劉以鬯紀念小輯:

鄧小樺:〈大樹劉以鬯:創造的象徵〉

梁璇筠:〈夢裏不知身是客——也談《酒徒》的意識流〉

張虎銘:〈意識流與《酒徒》〉

劉以鬯關鍵詞(a.k.a.懶人包)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洪昊賢

拖稿癌末期。 https://www.facebook.com/alanaighung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寒】超越光速的衰敗

小說 | by 李奕樵 | 2018-10-19

【字在食.生果】果核

字在食 | by 謝傲霜 | 2018-10-19

88

小說 | by 麒麟七代目火影 | 2018-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