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20-04-29

吃糕點減壓悅人,喜歡烹飪的人說做糕點都是減壓的。 (閱讀更多)

【無形.疫症迫降】前置詞:疫症是「日常」的缺口

無秩序編輯室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3-31

「日常」的名目下,人是容易習慣和遺忘的生物。寫是一種記憶的方法,在隔離中以經驗接近彼此。這一期《無形》就以「疫症一天」為主題,邀請不同作家記下防疫生活中的日子,以文字築下路徑。 (閱讀更多)

兩周戲院禁令 虛詞編輯部的Last Picture Show係咩?

無秩序編輯室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3-28

思考禁令生效前,《虛詞》編輯部各人看過的最後一場電影,咩得就咩——覆蓋七張戲票,結束這個回合。 (閱讀更多)

【無形.有人喜歡黃】前置詞:黃了

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20-03-05

黃在中國本是帝王之色,陳煒舜為今期《無形》開出宏偉前奏,緊隨其後有藝術家黃嘉瀛與黃店貮叄書房的文章。李日朗寫黃色地圖、謝傲霜以黃姓入題、色情諧謔談「警嫂甜古」,都為「黃」開出多元向度。在抗爭與戲耍之外,本期還有韓麗珠、孔慧怡兩篇寧謐溫婉的作家訪問,在歷史行進時持續寫作。 (閱讀更多)

【無形.酒店有落】前置詞:迷霧裡有間大酒店

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20-01-30

一句「酒店,有落」,蘊含著體面上流的顯示,也是難以啟齒的秘密流出。與酒店遙遙呼應的,還有六月以來的香港抗爭,秘密而親密,表裡不一。余婉蘭以其賽伯格元素、近未來體小說的設置,自與真實的我城呈鏡像。紅眼同樣以抗爭現實為背景,寫出上流人士的可恨之處。 最讓人肯定自己身處現實的,是撞鬼。旅人鄒頌華寫了北國酒店撞鬼的親身經歷。只有撞鬼,最讓人肯定自己身處現實。所以,酒店,或者也有中間與過渡的性質,像陳麗娟〈倉鼠大酒店〉中的流離與晃動,鄧小樺寫的酒店介乎現實與抽象,也有抗爭與情史,無跡可尋而深刻。《無形》編輯部亦呼應文本,組織〈下一站,十大經典酒店〉稿題,總有一間讓你產生共鳴。 (閱讀更多)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讀笛卡爾《沉思錄》小感

書評 | by 劉子萱 |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