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思緒重生體」設計師Roy Chan:「香港需要更多字體。」

專訪 | by  姚嘉敏 | 2021-08-25

記得小學時期曾經有一份電腦科功課要製作網站,當時揀選了華康少女體作為標題。那時覺得這種圓角的字體予人一種可愛感覺,十分喜歡。多年過後,字體選擇依然不多,在街上亦不時看見用上華康少女體作為字體的店名。


而在香港做設計的朋友都有過「無字體用」這個難題,雖然市面上有不少中文字體,但不少都是由日本又或者台灣研發,不適用於全部字體,尤其想打廣東話的時候,缺字的情況經常出現。最近思緒俠字體總監Roy Chan就推出了「思緒重生體」,結合黑體和宋體,再加並強而有力的回勾設計,以字體回應時代。


IMG_9401

思緒俠字體總監Roy Chan。(受訪者提供)


由廣告到字體設計


Roy大專時期修讀廣告設計,及後曾於不同的廣告公司工作,在過程中有感中文字體選擇不多,於是萌生了自己造字的念頭,「廣告設計要用好多字,加上我是一個好想用字去表達設計的人,但是很多款式的字體都唔啱心水,於是就嘗試一下自己造想要的style,就開始了造字。」


在社交媒體上,Roy不時都會張貼出自己製作的各式字體,而今次推出的「思緒重生體」就是他首次推出一整套字體,預計總數有五千多字,當中有寄語香港重生之意,「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同樣是一種重生。」Roy指出自己在2019年已經萌生相關的想法,不過直至2020年才開始認真去思考如何去創造一套相關的字體。「當件事開始靜下來的時候,大家去紀念這件事的方法都不一樣,我就希望可以用自己的角色努力去做這件事。」之後他又補充道:「因為字體可以有好多演繹,希望它記錄到時代發生的事的同時又是一個能夠獨立欣賞的藝術品。」


website-05 IMG_9449

(受訪者提供)


「思緒重生體」以宋體和黑體作為基礎,分別代表了新時代與舊時代。前者的筆劃粗幼不一,筆劃的末端、彎角等位置均有裝飾,是一種常見於印刷的字體,而黑體的筆劃粗幼相同,沒有裝飾,風格簡潔,是常用於數位載體的字體。Roy覺得宋體和黑體是時代最認同的字體,「宋體(以前)最popular,活字粒都係用宋體做,而現在黑體就係最基本,就好似蘊含了兩個時代的symbolic meaning。」在電子產品大行其道的年代,紙本讀物的普及程度大大下跌,宋體的應用程度亦因此慢慢下降,取而代之的是黑體,「在電子平板化的年代經常會用黑體,宋體已經開始慢慢被淘汰,會見到宋體就係書以及排版的時候。但我覺得世代的矛盾興創作並沒有衝突,可唔可以宋同黑有個結合呢,所以我就融合它們。」在構思的過程中,Roy先從橫筆著手,以黑體粗度均一的黑體橫筆作為基底,加上富有宋體風格的鋼筆開首,結合兩種風格,展示出新舊融合的魅力。 字體的另一特色是在以橫筆作結的時候加上回勾,「回勾是逆筆劃的寫法,由右邊去左邊,仍然留在正方形格入面,唔會攻擊到人,同時亦代表了如果你要攻擊我的時候,我就會有一個還擊的姿勢。但是不是經常出現,只有以橫筆作結的時候才會有。」


由構思到首次發佈字體經歷了一年多,目前的造字進度大約有五百字。Roy的目標是在完成製作約二千字的時候推出眾籌,而最終目標是在2023年年尾完成全部五千個字,正式開放予付費的用戶使用。而五千個字當中包含了香港常用字、台灣常用字以及部分廣東話口語。


造繁體字的意義


近年愈來愈多人著重香港本地文化,希望了解背後的歷史以及故事,文字亦是其中之一。許多人認為繁體字更好地保留了中文字的全意,如愛中有心等等,所以被認為更全面地表達了一個字背後的意思。


「保育屬於我們的繁體字,繼而創造新的造字風氣。」是思緒俠造字在社交媒體上的status,問到造字是否保育繁體字的方式,Roy思考片刻後笑道:「講到好似好偉大咁,但我唔想咁樣講。我覺得有好多方式去保育,造字不是唯一的方法,其實寫字亦是。只不過我識造字,所以就做吓。」在更深入的了解之後,其實對於Roy而言,造繁體字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香港一直都是用繁體字作為common language,係一種culture。我覺得是一件根深蒂固、無需爭論的事,所以就繼續去造(繁體字)。」


香港需要更多字體


字體在傳達訊息上肩負著重要的角色,單單是標題字體與內文字體已經是一大學問,標題字體需要搶眼,而內文追求易閱性與簡潔,兩者在作用上已經大為不同,所以擁有不同的字體風格十分重要。而世界各地亦有不少字體設計師,例如日本的鳥海修、美國的Jonathan Hoefler都是大師級的設計師,創造了不少為人熟悉的字體。不過在香港,字體設計不甚為人熟悉,又或者大眾會覺得字體並不需要特別去設計。所以Roy亦希望透過今次的計劃推廣字體設計,除了付費版本之外,他也希望推出網頁試用版,讓更多人可以了解到這個字體。「我會在不同方面去宣揚這件事,例如會做訪問,我想讓大家知道這個字體的由來。這些是推廣字體設計好重要的一步,唔想只是單單賣一套字體。」


除了用作溝通,Roy認為字體可以反映到一個地方的文化,亦是一個展現軟實力的方式,之後他又舉例說道:「日本寶礦力廣告咁出眾其實字體幫助了很多,又好似韓國,有十萬個黑體揀,有粗有幼,有高有瘦。但若果用嚟用去都係個堆字體,咁就唔特別,展現唔到一個地方的軟實力。同埋要有新鮮感,如果十年後仍然見到蒙納剛黑體,其實沒有新意,就好似依家仲係懷念霓虹年代,我唔想這件事繼續發生。如果我們不創造經典,後人就沒有經典可以欣賞。」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姚嘉敏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地獄邊緣的蟻群——評《智齒》

影評 | by 江俊豪 | 2021-12-02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